• <td id="zi4e1"></td>

  • <acronym id="zi4e1"></acronym>

    <td id="zi4e1"></td>

    <table id="zi4e1"><ruby id="zi4e1"></ruby></table>

    <track id="zi4e1"><strike id="zi4e1"></strike></track>

    <table id="zi4e1"></table>

    歡迎訪問安徽百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400-880-9659

    村集體如何參與鄉村振興 這十種發展模式需知曉

    時間:2023-04-24 瀏覽量:126

    這幾年,各地都將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作為實現鄉村振興、共同富裕的重要支撐。在很多農旅項目中,都能看到集體經濟組織的身影。

    比如,山西省晉城市,堅持系統謀劃、全域推進,唱地方戲、打產業牌、謀特色路,探索實施了村集體經濟壯大提質的“十種模式”。

    (1)支部領辦模式。

    鼓勵村集體依托可支配的資源、資產、資金,由黨組織領辦創辦土地、農業生產經營服務、文旅康養、農產品精深加工等農民專業合作社,將黨支部政治引領、合作社產業組織、群眾能動作用等要素有效融合,發展適度規模經營或提供集約化服務。

    沁水縣嘉峰鎮18個村黨支部全部領辦集體經濟合作社,鎮一級整合成立股份制公司,按照農業、服務、文旅三大板塊,全鎮域統籌規劃運營。2021年,全鎮村級集體經濟總收入達到5000余萬元,平均每村278萬元,百萬元以上的村占到83%。

    (2)聯建共富模式。

    創新村村聯建、村企聯建、產業聯建、城鄉聯建“四聯并進”模式,探索跨區域創建黨建聯盟或黨建共同體,實現資源整合、優勢互補、抱團發展。

    陽城縣皇城村聯合周邊郭峪、大橋、史山、溝底4個村,五村一體組建聯合黨委,充分發揮皇城相府龍頭作用,整合優質旅游資源,拓展持續發展空間,一體推動煤炭深加工、旅游、制藥、制酒、地產等產業板塊集群發展,實現五個村旅游綜合收入突破1億元,各村集體收入均超200萬元。

    (3)產業鏈條模式。

    聚焦全市生豬、家禽、肉羊、蜂業、蔬菜、中藥材六大特優產業和蠶桑、黃梨、甘薯三大特色產業,推動農產品精深加工,延長產業鏈增值收益。

    晉城市作為全省生豬生產優勢區,針對生豬產業市場化程度高、產業鏈相對完整的特點,實施總投資20億元的生豬擴能轉型項目,著力打造“飼料加工—核心育種—生豬養殖—屠宰加工—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全產業鏈,實現全市生豬年出欄200萬頭、綜合產值200億元。

    (4)土地盤活模式。

    對村集體閑置廠房、土地、基礎設施等集體資產,摸清總量,明晰產權,通過承包、轉租、拍賣、資產置換等方式提高閑置資產利用率,增加村集體收入。

    高平市溝北村借勢農村“四塊地”改革,喚醒明清古宅、舊村窯洞等沉睡資源,創新建設“尋夢小鎮”主題樂園,通過“黨員群眾出房參與、村集體出地管理、社會資本出錢經營”的方式,投資8000余萬元,完成舊村房屋修繕、整村夜景裝點、3D墻體彩繪、戶外拓展基地和向日葵、薰衣草花海景點建設,將一個沒落的“空心村”打造成游客爭相打卡的“網紅村”。2021年,“尋夢小鎮”綜合收入1300余萬元,村集體經營性收入達70.4萬元,村民人均增收2.5萬元。

    (5)能人帶動模式。

    持續實施“群雁矩陣”工程,健全完善農村干部“選、儲、育、管、用”全周期培養機制,大力選拔懂發展善經營、能夠帶領群眾共同富裕的優秀人員到村任職,讓干事創業“尖刀力量”成為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最大增量”。

    陵川縣營盤村黨支部書記李正科,曾任山西省萬森眾合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2021年返村任職后,依托營盤村地處王莽嶺核心區的優勢,個人籌資620萬元,將村閑置宅基地和集體房屋建成高端民宿酒店,每年為村集體增收120萬元。

    (6)服務創收模式。

    依托工業園區的企業集聚效應,鼓勵村級集體經濟組織組建成立各類服務實體,以勞務承包的方式承接建筑施工、家政服務、企業后勤、基礎設施建設等業務,吸納農民就業并從中獲得收益。

    沁水縣嘉峰鎮煤層氣抽采企業密集,每年需地方供水45.2萬立方米。鎮黨委統籌指導各村與煤層氣勘探公司簽署供水協議,按“統一標準、統一調度、統一結算”的方式集中供水。以承擔全鎮30%氣井用水的潘河村為例,村集體股份合作社按60元/立方米的統一價格向抽采氣井供水,20元作為運營成本,發包給供水的村民和小微企業;40元作為村集體收入,用于環境整治、設備維護等,每年可使村集體增收100萬元。

    (7)文化輸出模式。

    深入挖掘優秀傳統文化資源,加強文化遺產活化利用,叫響叫亮一批具有影響力的文旅品牌,以文化軟實力拉動村級集體經濟增長。

    澤州縣司徒村依托“老山西民俗印象基地,新晉城美食旅游地標”文旅品牌影響力,將非物質文化遺產“打鐵花”進行商業包裝,打造“千年鐵魂”文化品牌,輸出到湖南、江蘇等地,策劃運營《千年鐵魂·湖南人》《千年鐵魂·江蘇情》等實景劇項目,品牌輸出和建設運營收入1.2億元,帶動村集體增收1500萬元。

    (8)古堡活化模式。

    實施百里沁河生態經濟帶工程,聚焦沿線15萬間明清古建筑、117座古城堡等文旅資源,統籌推進生態修復治理、古堡活化利用、交通網絡提升、產業優化升級,打造區域新的增長極。

    陽城縣中莊村利用太行古堡群開發契機,將有1500年歷史的布政李府古建筑群整體開發,采取“產權不變、長期租賃”的方式,集中開發明清風格民宿,配套當地傳統美食“八八宴”,引領“住古院、品古宴、游古村”新時尚。2021年,布政李府接待游客近5萬人,通過門票、餐飲、住宿、停車等收入,村集體增收80萬元。

    (9)企地合作模式。

    充分發揮煤炭、煤層氣企業周邊村的區位、交通和人口優勢,聚焦企業產業和生活需求,統籌整合企村資源,找準企地合作共贏的發展路徑,構建共建共享、利益聯結長效機制,推動村級集體經濟壯大提質。

    高平市釜山村將自身發展需求和長平煤礦資金優勢高效對接,合作建設以“智慧產業—農耕體驗—教育科普”為一體的農旅融合產業園,實施生態采摘、主題公園、水上樂園等項目,每年可帶動村集體增收140萬元。

    (10)特色小鎮模式。

    突出全國康養產業發展大會永久會址和全省農林文旅康產業融合發展試點市“兩張名片”,以“特色小鎮”“百村百院”工程為項目支撐,整市選取129個村落和108個明清院落,建設“睡眠”“國學”“愛情”“蜂蜜”“騎行”等68個康養特色小鎮,打造莊園、云錦、水墨、古韻四個系列特色院落,做到“一村一主題、一院一特色”,形成“點線面”結合、全域康養的新型經濟業態。

    陵川縣丈河村依托太行一號旅游公路,通過校地合作“12大基地”建設,共創智庫示范基地,高標準打造中西合璧、古今交融的法式風情康養小鎮,實現旅游綜合收入500萬元,帶動周邊8個脫貧村集體收入全部突破10萬元。

    国产愉拍刺激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午夜精品无码专区在线观看W,2021亚洲色中文字幕在线,无码人妻乱交视频在线